[文化]穿越千年 文化荻浦

来源:皖江荻港编辑:芜湖新闻网发表时间:2018-02-06 13:26:26
查看数0>
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公众号


据史料记载,早在汉代,位于中华母亲河——长江中下游南岸的荻港就已始建。特殊的地理区位、丰富的物藏、富饶的土地和勤劳智慧的居民,造就了荻港的灿烂历史、辉煌工业、丰富民俗和珍馐美馔。来往文人墨客多有留文赞赏。近年来,荻港镇党委、政府大力提倡文化兴镇,以打造”千年古镇,滨江新城”为目标,唤醒沉睡的本地文化,大力挖掘工业文化、历史文化、民俗文化和美食文化。从今天起,我们陆续推出本地乡贤雅士的文章,让我们在欣赏美文之时,走近荻港,品美食、赏民俗、看历史、感文化,为推动荻港转型发展献计献策。同时,也欢迎广大荻港人和关心荻港发展的朋友们讲述荻港的故事,弘扬荻港的文化。2018,我在荻港等你,热忱期盼您的来稿,恭候您的文化之旅。来稿请寄电子邮箱18226769811@163.com



荻港香菜记

2017年的冬天,荻港做香菜的人家犹如雨后春笋,相继涌现。香菜制作业有成为流行行业的趋势。

一个行业的兴起,也意味着另一个行业的没落。表面上看,今冬菜价便宜是推动因素,因为毛利空间大了,所以有更多的老百姓勇敢地参与进来。另一方面,过往主政者仰赖鼻息的采掘业,近年渐渐式微,其招工量有限,大的就业背景困难,人们纷纷自找出路。第三个也是最关键的原因,荻港的香菜的确是小有名气了!行业景气度高,品牌市场认知度高,从业门槛又低,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类似于“王大姐香菜”、“老朱香菜”、“李奶奶香菜”的红字招牌一一堂而皇之傲立于街头巷尾了。

对于香菜制作业的兴起,我举双手支持。无他,其满足了勤劳致富的梦想。更何况,它属于绿色环保的产业。

二十年前,香菜作为一种时令小菜,在沿江江南和皖南山区,制作也是相当普遍的,但仅限自用及待客罢了。

需要明确一点的是,香菜不是芫荽菜。它是采用江南一带冬季上市的高杆白菜为原料,经过洗、晒、切、调、封几个步骤,腌制而成。其成品因浇灌小磨麻油封口,从而开盖香气扑鼻,被人们俗称为香菜。制作香菜,最主要的步骤来自调。调味的多寡,是显现出各家独门秘方的区别。我私心认为晒也是很关键滴,因为这种方法比较原生态。现在人讲究速成、高效,白菜切段之后,往往以机器压制脱水。切的环节也采用机器的多,要我说,这与用菜刀一刀一刀切出来的,用冬初冬的阳光一天一天晒出来的,口感还是区别蛮大滴,所以家里人总说我嘴巴刁。

小时候,到了高杆白菜满上市的时节,母亲和邻居王妈经?;崂棺√舻W由辖值呐┟?,寻一担卖相较好的白菜,嘱其担到家里。接下来就要开始繁琐而稍显漫长的等待了。房前屋后寻一块能晒到阳光的空地,搬几个骨牌凳子担起四个角,再把订被服的蔑笆子展开,洗干净的白菜就可以摊在上面等待自然风干了。作为小孩,需要承担的部分来自每日早晚的搬进搬出。生活是一种分享,也是一种传承,在风吹日晒等候的时光里,白菜的口感渐渐在转变。

采用自然方法在最合适的时节制作,一直是我最深以为道之事。这样的好处显而易见。

首先是保证了成品的质量。现在行业为了追求效益,往往不注重时令,甚至夏季也可以制作香菜。冻库拉开,选一些储存的蔬菜,将味道调配得既浓且辣,仿佛浓妆艳抹的女子,似乎也掩盖得去不足。但非时令的东西短板也明显,一般存不了几天,便会发酸?;赝防此?,手工切出的高杆白菜丝的脆嫩口感,绝对和外埠上海青有着天然之别。不过有需求即有市场,不合理的存在也是存在。为了一坛小菜,值得斤斤计较吗?所以我的纠结其实有点吹毛求疵。

荻港香菜业目前的行业翘楚,数来有这么几家:老许、哈福乐、甘氏、老夏。

前三家成为翘楚的原因在于所谓的QS认证。他们都建立了自己的工厂,生产流程和成品质量经过有关部门的认证,可以进入主流市场销售。

老许本人我比较熟悉,一开始在板子矶畔的村子里自家制作,因为注重品牌推广,再加上对质量抓得也比较好,所以率先打开了市场知名度。我总觉得许老先生入错了行,他虽然身兼创业者和商标上肖像老爹的知名度,但骨子里流淌着的却是文艺老青年的血液。有次到村里去拜访他,没进门就听见他在唱歌,走进院子发现乐器竟然还蛮专业的。听说老许香菜被评为手工类非物质文化遗产,不知道消息是否属实。现在老许已经退居二线,醉心于吹拉弹唱、填词谱曲,而将秘方一股脑儿地交给了女儿女婿。他的女婿,上学时被大家称为杨毛,人长得端端正正的,夫妻二人因为年轻,了解市场需求,也很会营销。就产销量而言,目前老许是NO.1,他家的品质,也是最稳定的。

哈福乐的香菜销路比较神秘。直到现在,我都不清楚经营者姓甚名谁,本埠也鲜见产品流通,所以它的市场应该是主攻外销的。

甘氏属于后起之秀。用新时代家电胡总的话说,他家的秘方是参考了胡家配方,然后改良出来的。印象中,胡家的萝卜条子真是一绝,他家以前住河南菜队,菜队的蔬菜既新鲜又好吃,腌出来的各种小菜都非常下饭。胡家无线电门市部开在街道上,铁棚子里面是修理铺,外面售卖酱菜,到我上中学时,又搬到了马路对面。老爷子做的很多事情堪称奇人奇事。最可惜伊人驾鹤西去之后,荻港自来水的清纯度差了很多。

说是甘氏,其发起人和掌舵者其实是永年水泥的张总,江湖人称“墩哥”。民间俗谓其为荻港镇“五十年难得出一个”的人才,另一位俗称一百年难得一见的,是我的朋友,这里就不再题外话了。甘氏香菜其实也还可以,口感合乎大众品味,海子爬大椒一级棒,连腌生姜也做。最值得一书的是开发出了小包装产品,产品外包装也有了设计,甘氏企业出身,舍得投资,品牌形象不错。其生产车间敞亮,卫生条件较好,在面向市场的环节上,属于高端路线。

老夏香菜是我接触最早的市售香菜。大约从十数年前母亲因为年龄的关系,不再自制香菜,于是开始从他家购买香菜馈赠亲友。夏是夫姓,配方来自其夫人。之前在荻港酱园子做过,对于制作工艺掌握得比较清楚,也非常遵循传统。企业倒闭之后便开始自谋生路。因为与传统结合得比较好,而且坚持手工切割蔬菜,所以有一大批拥趸。其香菜特点是鲜、香、脆、辣。老许香菜的特点是鲜、香、甜、辣。一字之差,各花入个眼。

  老夏家在缸窑,我的小脚外婆曾经就住在那里。一直到现在,他们的营销依然还是路边的一块广告牌:老夏香菜,皖江一绝。这与老许香菜推广的“一镇一味”口号相比,格局上似乎更大,但特色性其实有所逊色。

  在各路豪杰纷纷考虑做大做强之际,老夏依然沿袭着作坊式的管理,口耳相传的销售模式,没有加入到QS认证的大军中来,这让老夏香菜的身份不够高大,从而成为其独生女儿最诟病的一点。小夏一直背后说老爸是死脑筋,没有厂房,无法认证。我开玩笑说,不要急,等他们都干不动的时候,天下就是你的了。其实反过头来想想,作坊式的管理最起码保证了产品质量,而且他们一直坚持选用本地的高杆白,这一点就很让人佩服。

其他加入主流销售大军的,队伍甚为庞大。

许奶奶香菜开在新街道,市面较好,我取快递常?;峒叫沓衫?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是希望他的商标能变成许先生。此外还有我熟悉的陶记。陶家兄弟三人都开馆子,老大鲜鱼跳,老二专攻早点,老三主营宵夜。他们家人似乎弄什么吃的都能像模像样,香菜味道也自有特色。下山埠的阿南小菜,据说外销得也不错。从我的亲眼所见,我们渡江超市的员工也有炒老板鱿鱼,自己下海做香菜的,而且搞得有模有样。就连我家亲戚海英子也鼓捣起了荻港香菜,行业前景几乎一片光明呢。但我总是有点隐忧,曾经作为市场宠儿的裕溪口香菜没落了,荻港的香菜还能火多久,我不敢预言……

有时候我也会让小张家捎带送一些香菜上门。说是捎带,因为主要还是看中她家的萝卜丝。小张家的香菜在每年初上市的时候,口感宜乎众矣,但随着季节的推进,却与萝卜丝产生了高下之分。她家的萝卜丝风味别人模仿不来。据说小张的配方来自她的婆婆,所以民间的味道民间的习俗,其实不会那么轻易断层。(作者:李让林)



目前100000+人已关注加入我们



主办单位:荻港镇党委、政府

技术支持:芜湖亚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